钢铁电商洗牌拉开帷幕:钢企摆脱“卖一吨钢材利润买不了一瓶水”窘境

时间:2019-11-04 10:53:44 分享到:

经历了爆发式增长期的野蛮生长之后,当前钢铁电商市场正在逐渐回归理性。由于平台流量、资本禀赋、渠道渗透等方面的差异化,早已经过了“跑马圈地”发展阶段的钢铁电商市场正在进入两极分化的关键时期。



强者恒强,弱者则面临着被淘汰出局的命运。对于曾经相安无事的钢铁电商市场而言,这次洗牌潮真的不在时狼来了这样简单。

 

大潮退去,才知谁在裸泳

 

钢钢网副总经理李丹江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钢铁电商市场面临洗牌是早晚的事情,毕竟任何一个行业走向成熟之前,竞争和洗牌是不可扭转的趋势。他同时强调,平台要想在这场洗牌中生存下来,在发展模式上必须有所创新。

 

他强调,钢铁电商平台的盈利不是简单的数字游戏,而是要有实实在在的获利出现。在平台盈利方面既要会算大帐,同时也要会算小帐。所谓算大账就是钢铁电商平台发展在盈利规模上必须有所保障,只有这样才能这场“烧钱” 大战中坚持下去。

 

罗马城并非一天建成的,同样钢铁电商平台要想改变盈利模式也很难毕其功于一役。只是,在这个“系统改造”的过程中,作为钢铁平台方一定要跳出过去规模速度发展模式的窠臼,在平台的定位和发展过程中始终坚持质量和效益至上的发展模式。

 

在李丹江看来,相对于前一种发展模式,这种模式的钢铁电商平台虽然起步阶段可能慢,但是由于发展基础扎实,完全可以通过“小步快走”的方式实现竞争过程中的“弯道超车”。

 

李丹江强调,钢铁电商平台在行业洗牌浪潮中的这种模式转换需要发展思维的迭代升级,这种思维的升级需要的是在行业红海中寻找微蓝海的魄力。

 

据记者对多家钢铁电商平台的持续关注和调研过程中发现,当前交易环节甚至是新兴的供应链金融领域,由于平台之间发展模式的趋同性,这些市场虽然还未走向成熟,但是却已经是竞争的红海。

 

但是,对于钢铁电商平台而言,供应链金融领域依然存在“微蓝海”。这就是那些钢铁企业和贸易商手中的银票和商票,这些票据才应该是未来钢铁电商平台完善供应链金融服务的一个重要发力点。

 

据记者了解,在传统的钢铁贸易过程中,特别是一些大型工程项目中,在材料采购结算的过程中,一些大型工程企业出于自身资金周转的考虑会给供货方开具基于自身企业信用的商票或者银行授信的银票,这类票据虽然无法立刻套现,但是票据到期之后却是可以直接兑现。只是,对于接受这种票据的企业而言,资金的兑付周期在一两个月甚至半年不等。

 

市值比营收  跌得更快

 

11月10日,新三板做市股中钢网(831727)以0。57元/股收盘,与前一交易日持平。中钢网目前总股本为8400万股,也就是说,目前其市值仅约4800万元。

 

在新三板做市股中,目前市值低于5000万元的共有102只。多数市值低的企业营业收入也较低,2016年营收超过1亿元的仅有7家,其中就包括中钢网。

 

中钢网是一家钢铁电商企业,主要为钢铁生产企业、贸易商等提供钢铁研究、钢材招投标、现货电子交易等服务。2015年、2016年,中钢网营业收入分别达74亿元、40.8亿元。营业收入下滑明显。

 

中钢网的估值并非一直就这么低。自挂牌以来,中钢网曾有过多次定增。2014年底该公司以每股5。33元的价格募资3200万元,对应的估值为1。91亿元;2015年4月,中钢网以12元/股的价格募资7200万元,估值上升至5。04亿元。2015年9月公司发布了第三次定增方案,根据方案测算,估值最高将升至8。32亿元,但这次发行未能实施,今年3月,中钢网公告,因发行耗时过长,根据政策及公司整体规划,公司决定终止股票发行。

 

2015年4月,中钢网股票变更为做市转让,不久后股价开始一路走低。以目前股价算,市值已不及其最后一次成功定增时估值的十分之一。

 

市值的下降并非中钢网所独有,但新三板的其他同行远没有像它这么剧烈。新三板营业收入最高的钢铁电商企业为钢银电商(835092),该公司最新市值为32。5亿元,而2016年3月,钢银电商实施增发时的估值为35。4亿元。一年多的时间里,钢银电商的营业收入从2016年第三季度的267。5亿元,大幅增长至今年第三季度的515亿元;净利润也从1282万元升至2721万元。

 

爱分析联合创始人张扬告诉记者,他们在衡量B2B类网站的估值时,主要看毛利。

 

从各大钢铁电商的年报来看,毛利率水平极低是行业的普遍现象,2016年,主要钢铁电商毛利率在0.3%~1.8%之间。以中钢电商为例,其经营模式有两种:一是寄售交易,中钢电商提供平台,钢材企业进行在线销售,中钢电商参与货款支付、提货、开票等环节;另一种是代理采购模式,由委托方委托中钢电商采购,中钢电商提供订货、仓储、物流等一系列服务,毛利率相对高一点。中钢电商2016年主营业务毛利率为1.17%,其中毛利率较低的寄售交易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在90%以上,代理采购等占比不到10%。

 

中钢网的情况也较为类似,2016年其毛利率仅为0.34%,其中毛利率较低的钢材分销收入为40.6亿元,占总营业收入的比例达99.6%;信息服务类收入虽然毛利较高,但收入仅1548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仅为0.38%。

 

在新三板挂牌的钢铁电商约有7家,除2家尚未参与钢材销售业务,1家刚参与销售业务外,其余4家2016年营业收入均超过10亿元。

 

洗牌期已至

 

目前,钢铁电商平台的业务模式大致可分为3种,即撮合交易、自营与寄售。撮合交易的利润最低,部分平台已经逐渐放弃此类业务;自营业务则需要承担较大的风险——由于钢材价格波动大,大型钢铁电商如果库存较高,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陷入亏损。寄售业务是目前钢银电商等平台大力发展的业务。2016年,钢银电商寄售交易服务占其营业收入的比重已经达到87%;从2016年年报来看,钢宝股份等也在提高寄售业务的比重。

 

不过,这也意味着,钢铁电商平台的业务可能会越来越趋于同质化。

 

据了解,目前国内涉及钢铁电商大大小小的平台已有上百家,各家的业务模式没有太大差别,但各平台的“先天优势”却差别明显。其中,上海钢联已在创业板上市,并控股了新三板公司钢银电商;宝武集团旗下有2016年销售收入超过300亿元的欧冶云商;中国五矿与阿里巴巴联手打造了钢铁服务平台“五阿哥”,以及上市公司欧浦智网旗下的欧浦钢网等。另外,市场上还活跃着找钢网等大型钢铁电商平台。

 

与此同时,一批中小企业还在陆续加入“战场”。今年5月,新三板公司报春电商公告,该公司业务从“互联网及经济信息技术服务”等变更为“从事钢铁现货交易电子商务服务”。

 

事实上,大型钢铁电商平台的竞争优势十分明显。爱分析分析师李喆指出,B2B电商和上游供货方一直在博弈,平台的购买量越大,议价能力就越强。当资源越来越向大平台集中,中小钢铁电商平台的生存会越来越艰难。

 

今年9月,钢银电商董事长朱红军在出席某论坛时对媒体表示,钢铁电商行业在经历了野蛮生长后迎来了发展的关键时刻,是否能“熬”过这段时间,将成为决定钢铁电商企业生死存亡的关键。朱军红认为,这个阶段将持续两三年,在此期间如果找不到清晰的盈利模式,“死亡”将成为大概率事件。

 

2017年上半年,中钢网的收入已跌至11。4亿元,同比下降高达63%。而市场对其的预期,或已体现在市值之中。

 

对于钢铁电商平台而言,在整个交易过程中平台只是一个资源的汇总和平台提供方,并针对客户提供定制化的服务方案,不需要更多的资金下沉,因此在毛利率上要远优于交易型平台。

 

也正因为如此,互联网+票据这片微蓝海为钢铁电商平台在洗牌浪潮中提供了一个安全的避风港。只有提早布局这片海域,钢铁电商平台才能在新阶段的竞争中抢占先机。

 

经过2016年以来的多轮上涨,目前国内钢材价格相比2015年有了明显提升,钢企逐渐摆脱了“卖一吨钢材利润买不了一瓶水”的窘境,2016年多家钢铁电商企业相继宣布实现盈利,这被视为行业发展的标志性事件。然而,在新三板,钢铁电商企业的洗牌或已拉开帷幕。


版权所有:广州万众再生资源回收北京赛车pk10 转载请注明出处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pk拾代理 重庆幸运农场技巧 幸运农场交流 幸运农场免费计划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pk10